角斗士在线观看

“一比多”打假背后的秘密

    來自東莞多個鎮街的100家五金店主,集體被廈門一家砂輪公司告上法庭,他們被指控售賣假冒“一比多”砂輪產品。該公司自去年10月開始,對東莞400多家五金店進行過打假調查取證,并選擇其中275家進行訴訟,目前已開庭審理的100家是其首批起訴對象。部分店主通過組建Q Q群討論、拼團請律師等方式,找出了該公司打假行動中的諸多漏洞,并反指對方“釣魚打假”。
廈門這家公司打假維權的足跡遍布全國,他們在多個大中城市對五金店主進行批量起訴,幾乎都是以被告敗訴告終。當他們把矛頭指向東莞時,卻意外碰了“釘子”———這場集體訴訟開庭已過兩個多月,至今仍未宣判———東莞五金店主目前正在聯合深圳、惠州乃至全國各地同行,試圖將這場“一比多”的官司逆轉為“多比一”的游戲。 [詳細]

    5年時間,把近千家假貨商戶告上法庭,誰能耗得起?近日,一家廈門企業———廈門一新砂輪有限公司(下稱一新砂輪)因打假站上“被告席”,被質疑“釣魚打假”。一新砂輪多年的“打假戰”也由此浮出水面,事件背后則是五金行業維權難和假貨扎堆的亂象。
“90%假貨。”這是卓士豪給出的調查數據,這個數據也反映了五金業假貨的亂象。“五金的東西,老百姓平時很少關注,用到的機會并不多。”業內人士林先生說道,產品多、品牌雜的現象很嚴重,可以說是一個假貨集散地,老百姓很難辨別,但假貨的利潤卻很高。“我們有不少客戶也會和我抱怨,賣十箱真的‘一比多’還沒有賣一箱假的賺得多。”卓士豪無奈地搖頭,原本打算進入廣西市場的他,因為假貨泛濫已經很難打入。“只要提到‘一比多’就被罵,說是垃圾。”卓士豪說。 [詳細]

 

“一比多”與“多比一”的對決

    近日,中國磨料磨具論壇一則《維持正義!打倒一比多!》的帖子引發網友熱議,“一比多”與五金店主罵戰再度升級。
網友【打倒一比多】各位潛水的、冒泡的壇子們!我是一比多打假的受害者……賣了幾十塊錢的東西結果就被人發上法庭,說要出上萬塊的賠償金……公平何在?明擺著釣魚坑人啊,我這一年到忙里忙外,老老小小的沒時間照應也就掙那么幾萬塊錢,這眨眼就給陪上啦???明擺著坑爹,有沒有地方說理去,誰能給我們這些普通老百姓主持個公道啊!
網友【一新】三問樓主:你真的沒賣假冒一比多的產品嗎?雞蛋沒縫還怕蚊子叮嗎?誰來維護一比多的利益,正因為大家都賣假一比多,一比多已面臨成為爛牌,你們敢說這與你們無關嗎?。[詳細]

 

"一比多"的聲音

 

我們絕不會向制假售假者妥協!


    市面上假貨橫行,很多客戶一提到“一比多”就罵說是垃圾,假貨已經占據了很大的市場,我們怎么辦,只能打假!打假維權以來,一新的銷售量非但沒有下滑反而上升了。如果我們不打假,我們的銷量和品牌形象必然受到影響。
我司打假六年,深深體會到知識產權維權的艱難,但不管有多不艱難,為了企業的發展,為了我們幾代人辛苦培育的品牌,我們用法律手段維護企業合法權益、挽救企業品牌的做法和決心不會變,我們絕不會向制假售假者妥協![詳細]

售假商家,別再“執迷不悟”


    在之前維權過程中我們遇到各種情況:有些售假商戶,他們仗著人多勢眾就聯合鬧事、聯合抵制和解、賠償,甚至在某報紙上公然宣稱與我們“火拼到底”的言論;有些缺乏法律常識的商戶甚至污蔑我們“釣魚打假”,殊不知所謂“釣魚”針對的是不特定的主體,沒有明確的對象,廣撒網,而我們打假的對象都是特定的,有充分證據可以證明其存在銷售假冒我司“一比多”產品的行為,所以我們顯然不是“釣魚打假”。[詳細]

 

五金店主的聲音:

 

拿什么捍衛你,我的利益?


    “一比多”這個名字對于溫濟標來說并不陌生,他說還記得去年10月初,曾有人到他的店里推銷“一比多”牌的砂輪切割片,他要了兩盒試賣,10月下旬就有人前來將該產品買走。事后證明,這個買主,就是一新公司的打假代理人。
“我收到傳票沒多久,就有一個自稱是一新公司代理律師的人打來電話,建議我出1.2萬元和解。”溫濟標隨即發現,長安一同行也收到了類似傳票,該同行直接付了3萬元與一新公司和解。[詳細]

一比多,你違背了法律的本意!

 

    一新公司的商標權至2013年5月27日即到期,一新公司采用在商標權到期前用大規模訴訟的方式維權,實際上是利用手中的商標權,以法律為手段,謀取合法但是不合理的利益。根據五金店業主的陳述,一比多砂輪切片的銷量非常少,一年的利潤最多不過幾十元,而一個案件的賠償金額最開始均為1萬5千元,相當于一年正常銷售利潤的幾萬倍,一新公司的打假作法已經違背了立法的初衷,也違背了法律的本意。[詳細]

 

法律:保護了誰?又傷了誰?

 


    那錯的是什么,是這個已經假貨橫行的行業?終歸到底還是利益的驅使。磨料磨具店主們說:一新早已不生產一比多砂輪,現在窮途末路的一新想借助釣魚打假撈最后一筆,而這一筆遠超生產砂輪的利益;一新砂輪負責人卓士豪說:我們有不少客戶也會和我抱怨,賣十箱真的“一比多”還沒有賣一箱假的賺得多。
筆者無意辯證“一比多”案件的對與錯,廠家與經銷店面之間本是唇齒相依的關系,唇齒之斗,極有可能是兩敗俱傷的局面。筆者劍指此次事件的局外者和始作俑者——造假分子,延伸反觀至我們整個行業,確實可以從中解讀出行業一些品牌企業在被一群唯利潤是圖的造假分子蠶食。這些制假商不滿足當品牌企業贏利的看客,想“欺世盜名”來獲取一份利潤的羹![詳細]


    我們會尊重他人的知識產權的合法有效性,并期望從得到他人對我們自己的知識產權同樣的尊重。如果我們的知識產權未能得到尊重,我們會毫不猶豫立即采取行動捍衛自己的權利。前一段時間廈門一新砂輪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一新公司)訴東莞275家五金店侵權等系列案件就是這一生動的寫照。將知識產權提到公司日程上來是一個充滿爭議的漫長的過程,沒有什么像它那樣容易引起激烈的糾紛。然而,幾乎在一夜之間,整個公司都認識到了知識產權的重要性,這種認識是一種潛在的利益,可以轉化為積極的影響。隨著產權糾紛的不斷發展,亟待解決的問題不斷出現,這正是檢驗企業的產權維護系統是否具有活力的絕佳機會。盡管有可能輸掉產權官司,但積累的經驗是企業的一筆長期財富。 [詳細]


    在這場打假斗爭中,到底孰是孰非,或許目前還無法評判。“一比多”打假到底傷了誰?有網友指責“一比多”喪盡天良,也有認為“一比多”打假合理合法。 站在局外人的角度看這個問題,“一比多”打假這件事情上,雙方各有各的理。 雙方不同程度上受到了傷害,但是各自又應該承擔相應的責任。“一比多”如果不是惡意打假,那么也應該為市場上假貨泛濫的現象承擔責任。“一比多”不注重外觀專利的保護和使用,給制假售假者提供了可乘之機。而對于那些被起訴的五金店主,即便一新公司存在“釣魚打假”嫌疑,這些店主們也不完全是無辜的。他們確實應該從此事中吸取教訓,提高知識產權保護法律意識,規范進貨渠道等將能大大規避法律風險。[詳細]

傳票、辯護、證據、漏洞、無奈……一比多五金店主近來被這些詞語無休止地轟炸,而“一比多”品牌一新公司也被貼上了“釣魚打假”、“惡意取證”、“無生產許可證”等標簽。“一比多的生產許可證和商標問題,一新敢正面回應嗎?”“被起訴的店主們,你們真的沒有賣偽劣假冒產品、真的是被冤枉的嗎?”誰是誰非的大戰在法庭上持續,也在口水中討伐搏擊。
網友評論:
角斗士在线观看